产值是什么意思(国内生产总值:GDP怎么计算的)

产值是什么意思(国内生产总值:GDP怎么计算的)

如果我说, 某种东西, 比如爱情, 对人生是最重要的。一定会有很多人反对、 教育我。 所以, 我想换个说法: 爱情并不是人生的全部。 这个说法, 也许受到的诘难就少多了。但是意思却是一样的。 其实, 这正是成语“朝三暮四” 的本意。

如果我说对一个国家的人民来说, 最重要的就是GDP,即总产量。 也一定有人说, 那环境保护怎么办, 可持续发展放到哪里去了云云。 所以, 我要说的是: GDP并不是惟一重要的, 但是没有足够大的GDP的国家, 肯定不是强大富裕的国家。

因此, 宏观经济学的第一目标, 宏观经济政策的首要任务, 是确定一个最合适的GDP。

GDP是科学地计算总产量的方法, 其中凝结着西蒙·库兹涅茨( 197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, 被称为“GDP之父” ) 和理查德·斯通( 198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, 被称为“国民经济统计之父” ) 等经济学大师的智慧和心血。 如果没有GDP, 怎么描述宏观经济都是一个问题, 更谈不上如何调节它运行的经济政策了。

宏观经济学研究的是一个国家的经济, 还要比较不同国家的经济实力, 这就需要找到一些能够反映一个国家经济情况的指标。

不用说, 产量应该是最核心的指标, 因为产量关乎就业和人民福利, 没有产量遑论其他? 经济学家们经过多年研究, 开发出了一个表示一个国家产量和经济实力的指标, 这就是著名的“GDP” 。

GDP是三个英文单词首字母的组合: gross,即毛的、 总的; domestic, 即国内的; product,即产值, 翻译成汉语就是“国内生产总值” 。 在新闻媒体上, 这个词每天都可以见到、 听到。GDP是指一个国家在一年内, 所生产的全部最终产品( 包括劳务) 的市场价格的总和。我们仔细地看一下这个定义。

首先, GDP是一个价格概念, 是市场价格的和。市场价格就是计算当时的产品的价格。 为什么用价格而不用实物来表示一个国家的总产量呢? 因为一个国家生产的东西的种类成千上万, 从衣服、食品、 住房到汽车, 从黄油到大炮, 从教育、 医疗到心理咨询、 保险单, 无所不包。

这些东西的单位都不同, 显然不能把它们直接加起来, 这样做毫无意义。 比如“100万件衬衣” , 加上“100万吨苹果” , 再加上“1000万平米住房” , 再加上“10万元保险单” , 这样加起来有什么意义呢, 跟没加一样。但不加起来就得不到总产量, 必须想另外的办法。

要把不同的东西加起来, 就得找到共同的单位。 幸好, 虽然东西各不相同, 但它们都有价格,这是个共同的单位, 在这一点上, 它们是可以相加的, 而且加起来也有意义。 这也是把不同单位的东西加起来的惟一办法, 经济学家们就采用了这一手段。

GDP是价格的和, 没有价格的东西不能算进GDP里。 比如, 你请一个小时工给你做家务, 每小时要付给其10元钱, 这个钱是可以计入GDP的, 因为它有价格。 但是, 如果是你自己做家务, 你不会给自己发工资, 这时就没有价格。 虽然自己做跟小时工做的结果是一样的, 都可以让你的房子整洁、舒适, 可是因为自己做没有价格, 所以不能算作是GDP的一部分。

GDP本来是一个福利的概念, 凡是增加了福利的东西, 都应该包括在GDP里, 不管有没有价格。

这算是GDP的一个缺陷吧。

其次, GDP是最终产品的价格的和。

“最终产品” 就是用于最后消费, 而不再投入到生产中去的产品。 最终产品是和中间产品相对的一个概念。 生产出来后没有用于消费, 而是继续投入到下一阶段生产的产品, 叫“中间产品” 。

GDP只统计最终产品, 不统计中间产品, 说到底, 这是因为GDP表示的是一个国家的人民所能享有的福利的可能性。 能增加福利的产品, 只能是那些用于消费的产品, 即最终产品, 而不可能是中间产品, 这些中间产品, 只有当它们最后变为最终产品时, 才能增进实际的福利。

如果把中间产品也加进去, 就会发生重复计算, 夸大一个国家的产量。

举个例子。 假如面包是最终产品, 它最后的价格是100元, 应该被计入到GDP里。 但是生产这个面包, 经过了四个环节:

第一个环节, 农民把小麦生产出来, 卖给粮食加工厂, 价格是30元;

第二个环节, 粮食加工厂把小麦磨成面粉, 卖给面粉加工厂, 价格是50元;

第三个环节, 面粉厂把面粉加工成面包坯, 卖给面包厂, 价格是80元;

第四个环节, 面包厂把面包坯加工成面包, 卖给消费者, 价格是100元。

虽然经过四个环节, 但经济中新增加的东西,只是价值100元的面包。 人们的福利只增加了这个面包。 因此只应该把这100元计入到GDP中, 如果不管三七二十一, 只要有价格就计入, 把中间产品也算进去, 那GDP增加的就不是100, 而是260元了, 即小麦30元+ 面粉50元+ 面包坯80元+ 面包100元= 260元。

这样, 就多算了160元, 这是重复计算导致的GDP的虚胖。

多算的160元, 是怎么回事呢?

小麦的30元被计算了4次, 多算了3次, 即90元; 面粉一共卖了50元, 其中30元是原来小麦的价格, 面粉这个环节增加的价格只有20元, 这个20元被算了3次, 多算了两次, 即40元; 面包坯这个环节增加的价格只有40元, 被算了两次, 多算了一次, 即30元; 面包这个环节增加的价格是20元, 只计算了一次, 没有重复计算。

于是重复计算的价格就是: 90元+ 40元+ 30元= 160元。

如果大家卖的东西都是最终产品, 只要把卖的价格告诉统计局, 统计局就可以把它们简单加起来, 得到一个国家的GDP了。

但是问题是, 卖东西的人, 比如出售小麦的农民, 出售面粉的人, 出售面包坯的人, 出售面包的人, 根本不知道自己卖出去的产品是最终产品, 还是中间产品, 而且他们也没有义务为统计局区分这些东西。

怎么办?

经济学家和统计学家们, 采用了一个计算“附加值” 的办法, 巧妙地解决了这个难题。每个环节的附加值, 就是出售的价格, 减去购进的价格的差额。 只要每个人都计算这个附加值,把这些附加值加起来, 就是最终产品的价格。

前面例子中, 面包这个最终产品的价格是100元, 它正好就是以前四个环节附加值的和。第一个环节的附加值是30, 我们假定农民生产粮食没有投入; 第二个环节的附加值是20元( 50- 30) ; 第三个环节的附加值是30元( 80-50) ; 第四个环节的附加值是20元( 100-80) 。把它们加起来正好就是100元。

第三, GDP是个生产概念, 不是消费概念。

只要是新生产的东西, 都可以算进去, 不管是否卖出去。 比如生产了100元的产品, 只卖出去80元, GDP是100元而不是80元。如果生产了100元, 卖出了120元, GDP还是100元, 而不是120元。 多出来的20元, 是去年没有卖出去的东西, 也就是库存, 今年又拿出来卖的结果。

股票买卖等金融市场交易的金额, 不能算进GDP。 因为股票买卖、 金融交易本身, 跟生产没有直接的对应关系, 只有跟生产有关的才能算到GDP里。

第四, GDP是个流量概念, 不是存量。

流量是一段时间内的量, 因为GDP是“一年内” 的产量, 所以是流量。 存量是一个时点上的量, 比如财富就是个存量概念。“一年内” 的意思是, GDP统计的东西, 必须是这一年新生产出来的。 比如, 2020年的某一天, 你在街上买了一幅宋徽宗的画, 这是国宝啊,要花很大价钱。 可是这个价格不能算进2020年的GDP。 因为这幅画不是2020年生产的, 只有2020年生产的东西才能算进2020年的GDP, 实际上,它应该算在宋徽宗做这幅画的那一年的GDP里。不单是非本年度生产的东西不能算进去, 即使是本年产的东西, 如果不是第一次买卖, 也不能算。 比如一幢房子, 是2020年建造的, 你买了过来, 花了100万元, 但这幢房子是第二次交易, 那这个100万元不能算进去。 这样做是为了避免重复计算, 房子只有一套, 只生产了一次, 不能算两次。

第五, GDP是个地理概念。

中国的GDP是指在中国境内( 暂不包括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、 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地区的GDP) , 即大陆生产的全部最终产品的价值。 只要是在大陆境内生产的产品, 都算作中国的GDP, 即使是外资企业生产的; 而所有在大陆以外生产的产品, 即使是中国人生产的都不是中国的GDP。比如诺基亚公司在中国境内生产的手机, 就是中国的GDP, 而不是芬兰的GDP。 相反, 中国的海尔集团在美国生产的产值, 就不是中国的GDP, 而是美国的GDP。

到目前为止, GDP是经济学家们找到的表示一个国家经济实力的最好指标。 比如我们说美国是世界上经济实力最强大的国家, 指的主要是其GDP是世界上最大的。

GDP是经济总量的指标。 比这个总量更有意义的是“人均GDP” , 也就是平均每个人的GDP, 这个才表示一个国家人民的富裕程度。

注意, 人均GDP是把GDP除以总人口得到的,但是它并不是人均可支配收入。 人均GDP和人均可支配收入是两个概念, 而且相差很大。

人均GDP要减掉交给政府的税收, 还要减掉其他项目, 进行一系列调整, 才能得到人均可支配收入。 新闻里常常把两者混淆, 阅读的时候要特别注意, 人均可支配收入要比人均GDP小得多。

GDP是能找到的最好的指标, 但是, 再好的指标也会有缺陷, GDP的缺陷我们前面说了一个, 就是对于没有价格但是同样也增进了人民福利的东西它没有反映。除此之外, 它还有别的缺陷。

新生产出来的东西, 只要有价格, 就计入GDP。 但是生产往往伴随着污染, 比如造纸厂在生产的同时, 排放污水, 就会污染环境。 环境污染了, 人们的生活品质就下降了, 需要付出代价才能恢复。

作为反映人们福利的指标, GDP不应该只是把产值计入, 还要把降低福利的东西排除掉, 例如把污染的价格从GDP里减去, 这样调整后的GDP更科学, 这样调整后的GDP叫“绿色GDP”很多人都在研究如何计算这个绿色GDP, 但GDP是价格, 把这些污染和环境破坏折算成价格非常困难,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好的解决办法。 这是GDP的又一个缺点, 即GDP没有完全反映实际福利。

GDP只计算合法行为的价格, 违法和犯罪的行为不能计入, 经济活动; 或者行为本身不违法, 但是有偷逃税发生的活动, 它们的价格也不计入GDP。

GDP有毛病, 但是没有能替代GDP的指标, 它们的毛病更多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1543690857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(0)
上一篇 2022年12月1日 下午7:52
下一篇 2022年12月1日 下午7:57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