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歌案件2022二审开庭(江歌案最终审判结果如何)

江歌案件2022二审开庭(江歌案最终审判结果如何)

一审后,江秋莲怀抱判决书 摄影: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刘楒睿

江歌案件2022二审开庭(江歌案最终审判结果如何)

刘暖曦在二审第一次开庭后的记者见面会上 摄影: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姚赟

□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姚赟 刘楒睿

11月22日下午,江歌妈妈江秋莲诉刘暖曦(曾用名刘鑫)侵犯江歌生命健康权纠纷案,在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第二次开庭。这一天,距离2016年11月3日案发,已经过去6年。

一审宣判时,江歌无私帮助他人的行为获得法院认可。但刘暖曦并不认可这次判决,随后提起上诉。

如今,二审第二次开庭结束。这场持续了6年的“辩论”,仍未落幕。

案发:被诉人有没有锁门

当地时间2016年11月3日,就读于日本东京法政大学的中国留学生江歌,被刘暖曦前男友陈世峰用匕首杀害。消息一出,迅速引发广泛关注。

据新京报此前报道,刘暖曦和江歌是一同在日本留学的好闺蜜。2016年,刘暖曦与同为中国留学生的陈世峰分手,江歌见她无家可归,又被陈世峰纠缠,就收留了她。分手后,陈世峰多次骚扰、威胁刘暖曦,江歌替她解了围。

东京地方法院审理认定,陈世峰行凶前一天,来到刘暖曦打工的地方要求复合,被她坚决拒绝,并告知她已有喜欢的人。此后,陈世峰给刘暖曦发信息:“如果你和他交往,我会不顾一切。”几小时后,陈世峰携带刀具和替换衣服,来到江歌和刘暖曦所住公寓的外部楼梯埋伏,伺机行凶。当晚,刘暖曦和江歌一起回家,刘暖曦先行跑进房间。陈世峰见不到刘暖曦,在走廊杀害了江歌。

隔绝刘暖曦和江歌的那扇门,成为了案件的焦点。江歌的妈妈江秋莲认为,是刘暖曦见死不救,将门反锁,才酿成女儿被砍10刀而死的惨剧。刘暖曦则表示,她曾试图打开门,但被外力弹回,于是选择报警,然后留在屋内等待。

过去6年里,原、被告双方一直围绕“刘暖曦有没有锁门”展开辩论。今年11月20日,刘暖曦接受采访时,回忆了案发时的细节。

刘暖曦称,当天她与江歌碰面后,在公寓栅栏口处分开。她先上楼开门,拿自己需要的东西。当她准备换衣服时,突然听到一声惨叫,这才意识到江歌没有进门。她想开门,但因为是弹簧门,她怎么都推不开。

回国:双方矛盾彻底激化

2016年11月,江秋莲把江歌的骨灰从日本带回国内。

刘暖曦曾告诉媒体,案发后,江秋莲一直与她联系,询问案情。但由于警方要求她保密,她不便透露细节。刘暖曦猜测,这应该是江秋莲对她不满意的开始。

当时,刘暖曦距离研究生毕业只剩几个月。她回忆,那段时间,经常有记者上门采访,也有不明身份的人到学校和她的居住地骚扰。

2017年3月前后,刘暖曦退学回国,到一所语言学校工作。同年5月,江秋莲在网上发布长文,控诉刘暖曦和她的家人。江秋莲称刘暖曦一家始终拒绝与她见面沟通,她还公布了刘暖曦全家的姓名、照片、住址、身份证号等。

众多网友同情江歌母女,攻击谩骂刘暖曦。“我们的沉默和忍让,换来的是不断有人给我们寄丧葬用品,以及很多莫名其妙的东西,甚至有人去骚扰我的爷爷奶奶。”刘暖曦曾公开表示。那段时间,她承受了巨大的网络和现实暴力。如果不是想着要出庭作证,让陈世峰绳之以法,给江歌一个交代,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下去。

到了8月,刘暖曦丢了工作。“那天赶上我休班。不知道江秋莲怎么知道我上班的地址,闹了一番。”刘暖曦说。公司认为,她不适合继续在这里上班。

2017年8月,人物专访类节目《局面》促成江秋莲和刘暖曦首次面谈。一见到江秋莲,刘暖曦连说了两次“阿姨,对不起”。江秋莲则用手机拍摄刘暖曦。刘暖曦说:“阿姨你别不说话。你打我骂我也好。你把手机放下,咱俩好好说话好吗?”

江秋莲放下了手机,就“是否锁门”等问题对刘暖曦连连发问。

节目播出后,网上对刘暖曦的声讨更加激烈。

2017年12月,江歌被害案在日本东京开庭审理,江秋莲、原告和被告律师以及犯罪嫌疑人陈世峰的家人到庭,刘暖曦以证人身份现身。日本东京地方裁判所当庭宣判,以故意杀人罪、恐吓罪顶格判处陈世峰有期徒刑20年。

一审:江歌义举获得认可

2018年1月,江秋莲经人介绍到上海见了律师,想对陈世峰、刘暖曦追责。江秋莲说,日方的证据要想被中国法庭认可,首先要将日文案卷译成中文,再经过日方的公证和中国驻日使馆的认证,过程繁杂。奔波大半年后,在日本律师大桥君平等人的帮助下,江秋莲收到相关材料,并在网上公开宣布要起诉刘暖曦。

2018年11月,江秋莲委托青岛的律师办理此案。此后,她又花了9个多月,从日本方面补充证据。2019年10月,江秋莲将案件委托给北京义贤律师事务所主任黄乐平,以生命权纠纷为由起诉刘暖曦。2020年3月,青岛市城阳区法院公告受理此案。

同年6月、11月,法院召开两次庭前会议,江秋莲方共举证10组、51项证据,索赔203万余元。

2021年4月,城阳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,被告刘暖曦没有出席。

今年1月,法院作出判决,刘暖曦合计赔偿江秋莲69.6万元。

判决书中写道:“刘某曦作为江歌的好友和被救助者,在事发之后,非但没有心怀感恩并对逝者亲属给予体恤和安慰,反而以不当言语相激,进一步加重了他人的伤痛,其行为有违常理人情,应予谴责。”

拿到判决书后,江秋莲在江歌墓前全文朗读,并说:“女儿,妈妈做到了……”

宣判第二天,江秋莲在北京举行媒体座谈会。她感谢法官对江歌善良行为的认定,但不太认同赔偿金额,“我这4年为这个案子花费的都不止这么多钱,更不用说江歌的生命。”她还表示,等陈世峰出狱回国,她会对他提起诉讼。

二审:刘暖曦“最后一搏”

一审宣判后,刘暖曦提起上诉。

2月16日,本案二审在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当天,江秋莲因身体原因没有到场。

庭审中,双方围绕一审是否违反法定程序、刘暖曦是否应承担侵权责任、一审判决确定的赔偿数额是否适当等问题,进行了充分的举证质证和辩论。

刘暖曦一方认为,大家对事实认识不全面,对她很不公平,并指出了几点事实出入,如报警录音中的惨叫是刘暖曦的、报警录音中刘暖曦向门外喊“怎么把门锁了,你不要闹了”、日本判决书中认定刘暖曦没有锁门等。

刘暖曦代理律师表示,日本卷宗显示,案发前,陈世峰和刘暖曦并未在公寓走廊相遇。

对于刘暖曦一方提交的证据,江秋莲一方未予认可。

庭审持续了4个小时。当日下午,刘暖曦举行媒体见面会。她说,她想通过这种方式,让大家看到她并不是一直逃避的人。

这次见面会,被网友称为刘暖曦的“最后一搏”。

江秋莲表示,她没有观看这场见面会。她说:“这是一场人命官司,不是谁作秀的剧场。”

二次开庭:被上诉人没有出庭

11月22日,江秋莲诉刘暖曦生命权纠纷一案,在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第二次开庭。刘暖曦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到庭进行举证陈述,被上诉人江秋莲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没有出庭。

与往常不同,庭审前,刘暖曦罕见地接受了部分媒体的专访。

刘暖曦再次回忆了案发时的一些场景。她表示,她在一审后提出上诉,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。

对于与江秋莲的矛盾,刘暖曦说,她一开始没有想过对抗。“我一直在忍,在让她发泄。我知道她很难过,不能释怀,所以她无论怎么说,我都在忍。”刘暖曦说,“但是忍到现在是一种什么局面?什么都可以往我头上扣,任何人都可以来骂我一句,我再忍就真的活不下去了。”

刘暖曦称,二审第一次开庭后,她一直忙着找证据、调卷宗,发现了一些对她比较有利的证据。

当日下午4时许,庭审结束。合议庭宣布休庭,案件将择期宣判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1543690857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(2)
上一篇 2022年12月12日 下午7:53
下一篇 2022年12月12日 下午8:00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