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八楼事件是真的吗(北京鬼八楼在哪儿)

鬼八楼事件是真的吗(北京鬼八楼在哪儿)

小心点?这是关心,还是一种警告呢?我不得而知。

因为这件事情,我错过了下午的面试,只得拖延到明天。

回到家,我收到了何莹莹发的微信,她已经平安返校,现在在宿舍里面。此外他还把我吹嘘成神探一般,引得其他推理社成员纷纷给我发送好友请求,这就有点烦人了。

索性我直接让何莹莹把我拉进了她们的微信群,在里面我方便一一回复,此时我才知道何莹莹就读的学校叫做:西南医学院。

何莹莹的专业是临床医学,她打算将来进入省人民医院工作,成为一名崇高的白衣天使。

我们聊着聊着,她突然请求我到她学校来一趟。

“怎么,你真的想让我加入你的推理社呀。”

“不是这件事,小陆哥哥。”

“哦?那是什么事情?”

“我们学校的一栋家属楼可能闹鬼,我希望你能来调查一番。”

“闹鬼?那你应该去请道士法师,找我有什么用呢?”

“因为,我相信你也可以抓鬼!”

“你相信?我自己都不信!”

“小陆哥哥,算我求你了,你帮帮我嘛!”何莹莹居然开始撒娇,我可是最受不了这一套。

“好吧,我答应你。但是你先给我讲讲大概是怎么一回事先。”

“闹鬼的是西南医学院老校区13号家属楼,始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,当时是给学校教职工分配的福利房。2021年9月17日,13号楼六楼住户戴某某因为生活琐事,将妻子、妻子父母以及戴某某亲生父母五人全部杀害,戴某某随后畏罪跳楼自杀。”

“我的天哪,死了六个人啊,太惨了。那后来呢?”

“戴某某灭门惨案发生之后,13号楼的住户都感觉这是一个不详之地,陆陆续续搬走,两年时间过去那里已是人去楼空,没有一户人家。”

“所以因为是一座空楼,你们就认为那里闹鬼?”

“当然没这么简单,13号楼空置了一段时间,后来来了一位租户,租下了发生命案的六楼正上方的八楼。按理说这也不算奇怪,毕竟有些打工人为了省房租再偏僻荒凉的地方都回去。但是后来怪异的事情来了。有人发现八楼的租户将两边的阳台用砖头彻底封死,不留一丝缝隙。而这个租户更是神出鬼没,白天见不到人影,到了晚上他就会出现在八楼,因为楼道里安的是声控灯,只要有人经过就会亮起。夜深人静的时候,八楼那里就会传来间断的噪音,到了天亮自动消失。更奇怪的是,虽然13号楼几乎没人居住,但是学校还是安排清洁工定时去打扫卫生。而清洁工来到八楼的时候闻到屋内传来刺鼻的臭味,门口的蓝色垃圾袋里面似乎装有生物器官组织以及废弃的医疗器材。于是校园里面就流传死去的六个鬼魂不舍得离开故居,因此住进了完全密封的八楼,俗称鬼八楼。”

“的确有些奇怪,八楼的租户一定不同寻常,明天我来看看!”

“那就说好了,小陆哥哥,我明天到学校大门接你!”

我原本就不相信鬼神之说,经历了上官归雁事件后,我知道再离奇再诡异的案件都有符合科学的解释。所以我断定这个鬼八楼,也不会例外。

第二天清晨,我扫了辆共享单车骑车去西南医学院大门外与何莹莹会合。帮她鉴定一下这个鬼八楼之后,我下午还有一场面试。

何莹莹今天换了打扮,扎了两个丸子头,一身青春校园制服,少女感十足。和她站一起的还有一个皮肤黝黑中等个子的男孩。

“莹莹,这位是你男朋友吗?”

“你别瞎说,我至今还是单身呢!他是李重阳,推理社社员,他在社里有‘百事通’的绰号,学校大大小小杂七杂八的事他门儿清,我想今天去鬼八楼调查的时候他能够帮上忙。”

“你好,李重阳同学!”我热情地和他打招呼。

“陆泽大神你好你好,我听何莹莹说你的推理能力超级厉害,我不太相信,今天拜托你大显身手给我看看吧!”

“好啊,到时候我会让你心服口服的。”面对李重阳的挑衅,我丝毫不虚。

进入校园走了三十多分钟,我们一行三人抵达了13号家属楼。13号是最后一栋,再往后便是学校后山。从12号楼来到13号楼,我第一时间感受到了不同之处:12号楼以及往前的家属楼,还能够看出有人居住的样子,阳台晾晒的衣物,厨房飘出的油烟,花台种植的蔬菜。可是一来到13号楼,满目疮痍,外墙残破不堪,雨棚摇摇欲坠,花台杂草丛生,布满碎砖烂瓦,仿佛来到一个被遗忘的空间。

如果不是因为这起凶杀案,它不会沦落到此。

13号楼有两个单元,最里面的是二单元,发生命案的六楼和怪异的八楼都在二单元里。站在单元门外我向上仰望,八楼的阳台果然被砖头封死,和其他的外窗形成强烈的反差。

进入楼道,一股莫名的阴森笼罩全身。这里静得可怕,我可以听见他们两人说话的回音。这里的住户使用的全是老式的木门,历经岁月的洗刷,木头门早已腐朽断裂,透过缝隙可以看到里面的家具。

来到六楼,不知何故,发生命案的602住户大门倒塌在地,任何人都可以进入参观。我站在门外,胸口的黑曜麒麟符突然止不住晃动,我急忙捂住防止被何莹莹他们发现。我的脑海中不停闪现出戴某某杀死亲人的画面,就像是老式照片,一张一张的翻开,在主卧,戴某某用被子捂死妻子,在次卧,戴某某拿起菜刀砍死岳父母,在客厅,杀红眼的戴某某将听到动静的亲生父母砍倒,母亲当场被捅死,父亲在和戴某某搏斗中身中十几刀,最后被砍掉头颅。满身鲜血的戴某某,杀掉所有人后大笑:“都死了,都死了,哈哈哈哈!让你们瞧不起我,通通下地狱吧!”戴某某随即扔掉菜刀,扒开窗户纵身一跃。

我的眼前浮现出这些画面,李重阳在一旁给我讲解案情:“戴某某是上门女婿,和妻子结婚之后一直一事无成,倍受妻子和岳父母的冷眼。案发那晚戴父戴母到女方家做客,期间跟随妻子及亲家一起数落戴某某,负气多年的戴某某在这一刻爆发了。等众人睡觉后,他开始实施杀人计划,最后心灰意冷的他跳楼自杀。”

“这世间大部分悲剧,都和家庭有关。若每个人都有一个幸福正常的家庭,那么惨案也会大大减少!”我总结道。

我们继续上去,八楼,也是顶楼。

802,闹鬼传闻的发源地。

这扇木门显然被加固过,可能就是后来的租客所为。门口很干净,没有脚印,似乎近段时间没有人来过。

犹豫再三,我决定敲开房门。

咚,咚咚,咚咚咚。

没有人响应。

正打我敲完最后一下时,胸口的符石突然再次剧烈晃动,这次力度比在六楼时更大,绳子不断收紧勒住我的脖子,顿时我头痛欲裂,跪在地上挣扎。

这不是好预兆,发生这种状况,说明这里的阴气远远强于六楼。

这里面,不知道有什么可怕的东西。

看见我的异状,何莹莹和李重阳赶忙询问我怎么回事。

我面色通红,青筋暴起,颤抖的说道:“李重阳,帮我个忙,去三楼拐角处,那里有一个铁锤,拿上来给我。”紧接着我的眼前浮现出几幅奇怪的画面:残缺的人体躯干,一桌子的化学试剂,巨大的淡黄色玻璃罐。

虽然不知道我的用意,李重阳还是照办帮我拿来了铁锤,我在何莹莹的搀扶下站起身,接过铁锤,告诉二人:“我现在要砸开802的门,里面可能非常危险,没有我的命令千万不要进来!”

说完我挥舞铁锤猛砸木门,几锤下去砸开一个窟窿,我继续拆掉其他木板,当足够容身后,我握着铁锤,钻了进去。

刺鼻的味道几乎令我窒息,我捏住口鼻继续向前,此时我见到了有生以来最骇人的一幕:

客厅的中央,摆放了一个两米多高的玻璃容器,里面泡满了淡黄色的液体,液体包裹着一具赤裸的尸体,而尸体自头顶到下身有密密麻麻缝合的印记,而且尸体并非是对称的,换句话说,左半部分是一具男尸,右半部分是一具女尸,此刻这两具尸骸被人严丝合缝地结合在一起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1543690857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(0)
上一篇 2022年12月12日 下午7:42
下一篇 2022年12月12日 下午7:49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